〈meta name=“ColumnKeywords” content=“,走進石泉"/〉 现代战争闯关
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> 走進石泉>> 視頻石泉 >> 詳細內容

【石泉拍客】第三期 “袖珍學校”的最后堅守者——祝祖唐

文章來源: 作者: 發布時間:2019年06月19日 09∶06 點擊數:
字號:

拍人物、拍風景、拍民生新聞……

在閑暇的時日

讓我們通過鏡頭

展現石泉人民幸福美好的生活

有一個僅有六名學生的

“袖珍學校”——大雁小學

整座大雁小學

就只剩下祝祖唐一個教師

在學校

他既是老師 又是保姆

▼▼▼▼

讓我們一起來看看拍客鏡頭下的

“袖珍學校”的最后堅守者——祝祖唐

巍巍秦巴,山巒疊嶂,在這山水如畫的美景中,坐落了一座美麗的小鎮——喜河鎮。在喜河鎮西邊3.5公里處,有一個不起眼的小山村——大雁村,這里山高壑深、出行不暢,貧困,成為了當地老百姓不得不面對的一塊“心病”。

對于廣大農村地區的孩子來說,要想擺脫貧困,上學讀書、接受教育,成為了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徑之一。

在大雁村村委會旁邊,有一個僅有六名學生的“袖珍學校”——大雁小學,而整座大雁小學,就只剩下祝祖唐一個教師。在學校,他既是老師,又是保姆,為了讓學校里僅剩的六名學生上好課,他不僅要負責學生的日常教學,還要悉心照料學生的生活起居,放學后還得批改作業和備課。對于祝祖唐來說,不讓一個孩子失學,成為他堅守在這個偏僻小山村的唯一理由。

1973年5月,祝祖唐出生于一個教師家庭。他的爺爺、叔叔、姑姑都是從事教育事業,或許是受家庭環境的影響,1993年剛從石泉職業中學畢業的他,毅然選擇扎根大山、回鄉任教。

從教以來,祝祖唐都是選擇偏遠、條件相對都很差的學校任教,在現任的大雁小學,祝祖唐親眼見證了它從一個完全小學縮減到教學點的變遷過程。隨著生源的減少,教師也只剩下他一個人了。老教師都想走、新教師不愿意來,像大雁小學這樣偏遠的學校,如果自己不堅持下去,全村的適學兒童就只能翻過大山,前往數公里遠的集鎮中心小學就讀。

曾經,不少親友也曾勸過祝祖唐,讓他找找領導,把自己調回條件好的小學去,但祝祖唐想了想,都一一拒絕了。面對親友的不解、面對家人的責備,祝祖唐選擇咬牙挺住,因為留在大雁小學上學的,都是一些年紀很小、或者身體不便于到鎮里讀書的孩子,還有一些是留守兒童。如果自己一走,學校就會撤掉。為了給這些孩子的家人減輕經濟負擔,祝祖唐無怨無悔地選擇了繼續留下。

身為校長和老師的祝祖唐,同時也充當了父親和保姆的角色,每當聽到孩子們的朗朗讀書聲、聽到自己教過的山里孩子考上大學時,祝祖唐的心中就會感到無比欣慰和自豪,他就像一根頂梁柱,撐起了大雁村教育事業的那片天空。

從清晨到日暮,從黎明到黃昏,祝祖唐用他的實際行動詮釋者作為教師應有的那份職責與擔當。六名學生,兩個年級,為了讓所有學生都學到知識,祝祖唐要合理安排教學內容,在一間教室里為兩個年級孩子輪流進行授課。

同時,為了讓孩子們德智體美全面發展,祝祖唐還要給孩子們上體育、美術、音樂、綜合實踐活動等課程,盡可能地讓孩子們接受更全面的知識。

班級里有一個年僅八歲孩子得了腦瘤,在治療后又重新回到了學校上課,祝祖唐對他格外關照,雨天放學,更是親自護送孩子回家,把他親自交給家長,他才安心。

2016年,9月9日,在全省慶祝2016年教師節暨優秀教師表彰大會上,祝祖唐被省總工會、省教育廳聯合授予陜西省“最美鄉村教師”榮譽稱號,因事跡特別突出感人,他還被省總工會授予陜西省“五一勞動獎章”,對于他來說,孩子們個個都能走出大山、學得一技之長,他的堅守,才是充滿價值的。

為了那份割舍不下的牽掛,祝祖唐在鄉村小學一呆就是26年,把自己的青春奉獻給了山村教育,把自己的心血灑向了鄉村孩子,用他的話來說,會一直堅守到學校剩下最后一個人。

在秦巴山區,有很多像祝祖唐一樣的老師,他們默默無聞,扎根在最底層,用自己的愛心和汗水,將一批批農村孩子培養成才,他們是鄉村教師,他們用堅守,點燃了鄉村教育的希望之火,也正是因為有他們的存在,才讓教師這個職業閃閃發亮。

《石泉拍客》等你參與!

我們將第一時間支付片酬!

你還有可能獲得大額現金獎勵哦!

一起來拍吧!

更多
现代战争返水